<noscript id="jkukv8"><strong id="jkukv8"></strong></noscript><tt id="jkukv8"><form id="jkukv8"></form><ol id="jkukv8"></ol></tt><center id="jkukv8"><noscript id="jkukv8"></noscript><fieldset id="jkukv8"></fieldset><dfn id="jkukv8"></dfn><style id="jkukv8"></style><strong id="jkukv8"></strong></center><dl id="jkukv8"><acronym id="jkukv8"></acronym><dfn id="jkukv8"></dfn></dl><option id="jkukv8"><strong id="jkukv8"></strong></option><u id="jkukv8"><center id="jkukv8"></center></u><div id="jkukv8"><center id="jkukv8"></center><dir id="jkukv8"></dir><i id="jkukv8"></i><li id="jkukv8"></li><strike id="jkukv8"></strike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jkukv8"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2kj9zd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436jg1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 聯系人 2020年01月17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澳門波音國際開戶/雨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見不會太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法桐,被風穿過,發出密集的響聲,她側耳凝神,不經意的被日光閃了眼。葉子的間隙圍成無數孔洞,細碎的光芒隨著枝桠搖擺,像流星劃過的尾焰。她無聲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不小。傘骨末端汩汩地流出成股的水來,她伸手向書包後一抹,一手粘膩的濕,她苦笑著蹙了蹙眉,把傘往後移了移。她郁悶地低聲咒道,真是討人厭的天氣。她略略舉高傘柄,看著大路邊行人來往,讓她想起不知哪裏聽來的老歌詞“雙腿夾著靈魂,趕路匆匆”。人們厭惡地皺著眉,生怕地上的泥濘沾染上了自己的衣服,偶爾疾馳來的汽車速度不減,引來一片噓聲,汙水濺進了孩子的雨靴。她看著自己褲腿上一圈均勻的泥點,無奈地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那麽隨意的一瞥,她看到社區超市出來一個老人,拎著布兜,雖然老舊卻也潔淨。也許是有急事吧,她就那麽冒雨急行著。她雖然也有些許的憐憫,但這時候,古道熱腸的人不多。老人似乎與她同路,一前一後繞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彎。“要是再拐彎還同路,就幫她打傘吧。”她如是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的發展不出她的所料,老人進了自己的傘,她並不高,彎著背,她也就格外自然地佝偻了腰,把傘向外移。她反手一蹭,書包又被淋到了,她微笑。老人似乎有些面生,她認不出來是哪一樓的住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苦思冥想著,是那家人這麽不負責把老人一個人放在外面,也不來接,老人便突兀的問道:“你家在哪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邊。”她指了指近在咫尺的一棟樓,老人點了點頭,看不出失望的神色。也許她家也快到了吧,她自澳門波音國際開戶安慰地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平日裏短短的一段路,也許是陰雨天的錯覺,今天走來似乎分外的漫長。路燈散發著昏黃的暗光,她看不清也並未細想老人的衣衫是否單薄、鞋子是否肮髒,也懶得去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扶老奶奶過馬路?還借衣服借傘嗎?真是俗套又搞笑的作文題材,她失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揮了揮手,把傘從老人身上移開,穿過小徑,收傘走進單元門。換下濕漉漉的衣褲和那雙髒兮兮的鞋子,穿上柔軟的棉拖鞋,感受著20C的溫暖,坐在餐桌前,准備開動。門外卻有著與屋內的溫馨格格不入的陰寒,她無心地一扭頭,便望見了自家車庫門前一抹並未隱入夜色的輪廓。她看不清,但知道那是誰。也許她正在看自己,想到這,她臉上像被烙鐵烙過一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抓起雨傘,踢掉拖鞋蹬上跑鞋,沖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送您回去。”她釋然地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輛車龜爬般緩慢駛過,車頭燈射出耀眼的光芒,爲兩人的背影鍍上了一層金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結冰的黑夜似乎也不那麽寒冷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樣的陰雨夜,是決計不會有月色的,那是什麽不知名的光芒貫徹了天地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是否有過一段抹不掉的記憶,那些曾經讓你笑過、快樂過、難過過、傷心過的人,你都還記得嗎?是的,那樣的人是那麽的讓人無法忘記。因此也成了關于你們的一段抹不去的記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今天我還依然清新的記得我們初次見面的場景。那天也是我到高一4班去報到的第一天,還在家中的時候我就聽初中的老同學說,這個班有什麽樣人物。而我也很期待走進這個教室的到來。當應該要去到老師那裏報到時,我卻在教室的窗外停住了腳步。在這個教室裏有人在有感情的朗讀著;還有人在嘩嘩的寫著那飛舞般的字;而你是在這個教室裏最獨特的一個。用書本擋住你那害羞的臉,嘴巴還不停的在搖動。原來你是在攪口香糖,怪不得你嘴巴在動,也怪不得你會用書擋住臉。過了幾分鍾你發現窗外有人,于是做起了假動作,當時的你是如此的可愛。當你發現那個人不是老師是我的時候,你的臉顯示出了那種無奈和失望的神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走進教室,許多人的目光都引到了我的身上。而只有你還是自己看著自己的書,在忙著你自己的事。好像這一切都與你無關,原來我以爲你是一個獨立不容易接觸的人。可是到下課時你的精神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。你也不再是在上課時的你,你是如此的開朗。我聽見許多的女同學都叫你“同桌”,半信半懷疑的把它當成了你的名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我們相互認識了彼此也有了了解。原來同桌不是你的名字而是她們方便叫你才給你取的外號。而我卻喜歡叫你王八蛋,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爲什麽會那樣叫你。只是你喜歡看你那生氣的眼神還是什麽。你總是說我要是再這樣叫你的話,你就要打我,扒了我的皮。可是你從來沒有真的這樣過,我也知道你只是說說。難道我就是爲了讓你打我時的那種快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我知道你有一種病,就是每天不能超過晚上十點半。晚睡了的話你就會頭疼,我們就是每天從放學聊天到十點半時都會睡覺。而我會偶爾撒嬌要你陪我聊到更晚,你總是説會頭疼。每天我最期待的就是那麽兩個小時,在這兩個小時裏我們可以自由的聊天。沒有我們聊不到的地方,我們聊到了小時候,也聊到了未來。當我們知道彼此生病了的時候,我們都會勸對方去吃藥,去醫院。可是我們都沒有做到過生病時吃藥、去醫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很感謝你陪我走過的這段時間,雖然只有一年但在這一年裏我學會了很多。既然我們之間有過爭吵,但那些也是值得珍惜的。這段時間裏發生過的事情我都不會忘記。我記住了你的每一句話,澳門波音國際開戶最敬愛的你保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